纺织服装产业发展需要重点把握的四个关系
日期:2020/7/27  作者:预警点
      1、分与合——分工与协同的关系
      一方面要实现从“界限”思维向“融合”思维的转变。
      在科学定位区域特色与专业化分工的前提下,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,以产业发展促进陆海内外联动、东西双向互济的区域开放格局的形成。深入推进行业产融结合、两化融合、军民融合、技艺融合,促进国家间、区域间、产业间、企业间的资源能力高度协同。加快建设纺织制造、科技创新、现代金融、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。
      另一方面要实现从“独占”思维向“共享”思维的转变。
      工信部在去年10月份发布了名为《关于加快培育共享制造新模式新业态 促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》的文件,其中提出,到2022年,形成20家创新能力强、行业影响大的共享制造示范平台;推动支持50项发展前景好、带动作用强的共享制造示范项目;到2025年,共享制造发展迈上新台阶。
      共享制造是共享经济的理念从类似ofo和Uber这样的消费领域,向生产领域拓展的结果。是一种围绕生产相关的各环节,将分散、闲置的生产能力集聚起来,在需求方之间进行合理分工、弹性匹配和动态共享的新型生产方式。在过去,这样的集聚和匹配或许举步维艰,然而移动互联网技术将消弭资源供需双方之间的信息不对称,精准定位闲置资源,并在所有者和需求者之间形成高效的连接。这样的连接,将促进整个产业链纵向与横向的集成创新,并通过集约化地盘活存量资源,激发新的增量市场。
      融合与共享的思维,从关注竞争转向寻求协同,突破组织边界、共享资源能力、实现价值增值。具体来看,也将为行业的智能制造标准体系建设、打造智能制造体系的互联互通,纺织服装智能制造相关共性技术和关键技术研发,以及基于产业集群的纺织服装智能制造公共服务平台的培育,带去共生、共享、共赢的发展契机。
      2、旧与新——传承与超越的关系
      在世界各种文化思潮相互交融、相互碰撞、相互影响的今天,“文化自觉”与“文化自信”,正成为产业围绕时尚发展目标,推动新时尚与新设计,更基本、更深层、更持久的内涵修养与内生动力。
      一方面,重识民族文化、重温历史经典、重振传统技艺,已成为新的社会风尚。中国传统文化独一无二的理念、智慧、气度、神韵,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奠定了中国设计探索独特风格识别、形成当代东方美学体系的历史根基。
      另一方面,当代消费审美与产业创新需要唤醒、激活、再造传统文化。创新,体现人的认知能力和实践能力,绝不是对前人简单的物质性复制,而是创造精神的无形延续。创新必须实现超越,不同于因循守旧的存盘模式,需要新的操作系统与新的操作界面。
      需要注意的是,手工传统工艺与现代生产方式在智能制造时代并非对立关系,而是形成良性互补——将机械化生产的科学性、精确度与手工制作的差异性、个性化进行有机结合,使机械化生产和手工技艺的特质在互补中实现创造性转化。推动生产性服务业向品牌化和价值链高端延伸,推动生活性服务业向精细化和高品质转变,是多样化的市场需求所在,是完成这种互补的意义所在。
      3、轻与重——工具与目标的关系
      数字时尚时代,数字经济将深度赋能纺织服装产业。数字经济以接近于实时的速度收集、处理和应用信息,给纺织服装产业构建快速反应的供应链和服务链,加快优化供、产、销经营环节和加快物流速度提供了重要的动力杠杆。
      5G技术革新有望带来“轻”的新机遇,直播电商在清晰度改善、沉浸式体验、全场景直播三个方面将迎来新一轮的重塑升级,如5G和 AR/VR 技术的成熟使得线上实现逼真的换衣试妆,获得沉浸式的购物体验。
      需要强调的是,在“轻”之余,仍应保持不变的品质之重、匠心之重、价值之重。如果说,数字经济是不断变幻创新模式的一件炫酷外衣,那么产业的健康机体还在于遵循价值创造的基本成长逻辑,即,在冲刺流量与规模销售之外,保证产品的品质,警惕表面的繁荣之下居高不下的退货率,拒绝再度陷入低价竞争的怪圈,这将是行业保证高质量发展的“重中之重”。
      4、利与义——发展与责任的关系
      “惟诚可以破天下之伪,惟实可以破天下之虚。”当产业走得太快的时候,更应该记得灵魂要跟上脚步,责任要为行业发展赋能。“责任”的英文是Responsibility,它是由Response(回应)和Ability(能力)构成,责任即反应能力,我们需要以责任的善性,去平衡新时尚、新设计以及新商业时代下的“利”与“义”。
      一方面,义利平衡需要建立供应链产品质量安全追溯机制。
      首先,构建来源可查、去向可追、责任可究的从品牌端到供应端全链条可追溯体系,提高消费安全水平。其次,通过“责任透明化” 保障供应链的可持续发展,披露供应链在责任绩效、产品环境足迹、劳动者权益保障、环境保护、消费安全等方面的信息。
      另一方面,义利平衡需要建立公平竞争的商业秩序与避免电商寡头垄断化。
      近一年来,美国司法部和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一直在调查谷歌Google以及脸书Facebook Inc.等公司是否存在反垄断违规行为。疫情期间,亚马逊公司销售额反而大涨6%,达到创纪录的755亿美元。需要警惕的是,从长期看市场竞争减弱对消费者和就业者不利。
      目前,电商平台的寡头垄断化的形态、内容、结构、布局、辐射力等都发生了深度演变。行业自律公约重要但不足以制约寡头垄断,应加快完善电商平台相关的法律监督管理制度,不断平衡电商平台寡头垄断和市场公平公正竞争之间的利益关系,既维护市场竞争秩序又保护中小企业利益。
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